小虎牙子

關於部落格
小虎牙子的成分:淚水、太陽、你。閃耀了六十四億年的太陽大概還要幾十億年後才會黯淡無光喔!
  • 33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原創] 只能前進 不能後退







「淺香,你的位置在這邊。」編舞老師指著深澤辰哉身旁的舞台,而深澤只是輕撇了他一眼,又自顧自的旋轉、踏歩,像往常一樣的進行練習。
 
淺香航大拖著緩慢的步伐走過去,每一歩都像是有千斤石似的舉步維艱,他甚至想對老師大吼「為什麼我得排在這個地方!」但是他沒有勇氣,也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,只能一歩歩接近那像是沒有打光的舞台,讓他心情沉重的位置。
 
走到定位時,深澤停下動作,用跟之前有著同樣眼神的雙眼看著他,還沒看懂那眼裡的意思,淺香突然鼻頭一酸,眼框裡充滿了霧氣,在腦子來不及思考之前,淺香飛快的蹲下,將頭埋進膝蓋裡。
 
「老師,淺香他身體不舒服,我帶他去休息。」深澤的聲音傳進淺香的耳中,沒有聽到老師的回應,深澤卻已拉起淺香的手走出練習室。
 
深澤帶著淺香回到樂屋,淺香蜷在椅子上,把頭繼續埋在膝蓋裡,深澤始終沒有說什麼。
他聽到樂屋的門打開的聲音,深澤走了,「難道他真的以為我是身體不舒服?」他實在無法理解深澤的行動。
 
過不久樂屋的門又被打開了,腳步聲向他靠近,一個暖烘烘的東西靠上他的臉頰。他撇過頭去看到一罐紅茶。「給你。」深澤把紅茶塞進他的手裡,自己也打開另一罐慢慢喝起來。
 
淺香雙手握著紅茶,繼續埋下頭,「你真好……」淺香悶悶出聲了,「無所謂的樣子……。」
 
「喂,淺香,你看我。」
 
淺香抬起頭來,迎面來的卻是一個說輕不輕說重不重的巴掌,結結實實的拍在他淚痕未乾的臉上。雖然不痛,但他卻震驚的說不出話來。
 
 
「請你道歉。」
這次他看清楚了,深澤乾淨的雙眼裡盈著怒氣。「沒錯,我看起來是都無所謂的樣子,但是在JJE裡誰的鏡頭最少,誰一句solo都沒有,誰連拍場刊都要排在最後拍這些我都很清楚,難道我會真的不在乎?」
「我……」淺香躊躇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「但是那又怎麼樣,至少我還在這裡,只要我還在這裡,我就能前進。」深澤堅毅的眼神直視著自己,突然,他感覺自己好渺小。
 
 
 
「淺香喜歡太陽吧?」沉默了一段時間後,深澤突然問道。
?」突如其來的問題,淺香愣愣的只能發出一個音節。
「太陽說過,他最討厭半途而廢了。」說著,深澤喝下最後一口紅茶。「雖然他是前輩,但是對我來說,他在Ya-Ya-yah裡的地位卻是跟我同等,你不認為嗎?當然他有他們自己的節目是比我還強的多。」
淺香凝視著深澤認真的表情,但他似乎還不明白深澤想表達的是什麼。
 
「同樣身為團體裡的最後一位,我們只許前進,不許後退。」深澤伸手一扔,紅茶罐沿著拋物線墜到垃圾桶的邊緣「框啷」一聲跌了出來。
「唉…」深澤輕嘆一口氣,走向前去想撿起罐子。淺香卻搶先一歩撿起滾落至他腳邊的罐子,接著又是「框啷」一聲,這次紅茶罐穩穩的落進垃圾桶的中心。「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了...」淺香帶著愧歉的神色說著,「對於我剛才說的話,我真的很抱歉。」
 
深澤看著他,輕輕的搖搖頭,「不要緊,我不會放在心上。」「如果你真的覺得抱歉,那就打起精神來,好好跳舞,不要再無精打采的了。」說著,深澤打開樂屋的門,「覺得好一點的時候就回來練習吧,大家都很擔心你。」
 
「深澤。」淺香拉住即將離開的深澤的手,深澤回過頭來,臉上的表情有點訝異,「真的謝謝你。」淺香注視著他誠懇的說。
 
「唔…沒什麼。」深澤掙脫開淺香的手,「我走了。」
 
門關上之前,淺香看到了深澤那小小的、紅透了的耳跟。
 
 
「好!」
淺香突然大喊了一聲,將手中已經微涼的紅茶一口氣喝下。接著像個準確率百分百的籃球選手,將罐子投進垃圾桶中。
打開樂屋的門,他使盡全力奔向那向陽的地方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